菊花茶o^o

soma界人大辉三墙头屹立不倒

【暗杀教室/业渚】我的国语老师是天使(论坛体)

(二十二)最终章

 

 

这一天赤羽过得都不自在,总感觉自己被人监视着,从周围传来的阵阵压迫感都让他觉得火大,但是警惕地观察了四周后,只能看到普通的人们来来往往地做着普通的事,根本寻找不到视线的源头,难道是自己神经过度敏感了?啊,这么想着又开始想渚了,完全不想工作啊……赤羽下意识地望向寺坂的方向,他尽心尽力的属下正在案头奋笔疾书,心头开始算计如何早退的赤羽背后仿佛长出了恶魔的翅膀,正打算开口,寺坂却先他一步说话了。

 

“赤羽,你今天先下班吧。”

 

“诶?”赤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寺坂你怎么了,难道长期的社畜压力上头了?让我来检查一下你是不是其实已经秃顶了现在戴的是假发?”

 

寺坂一脸就是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哼,少来了,营毒舌都是和你学的,你从刚才起文件一页都没翻过,放你早退可以,不过去帮我拿个蛋糕。”

 

“什么蛋糕?”

 

“营那小子的生日蛋糕,和他说不要在我回家之前就吃完。”

 

“诶~真麻烦~”赤羽虽然一边嘴上这么说着,一边利索地拿起自己的外套,一副我下班了的既视感。

 

不过即使赤羽经常偷懒提前跑路,该完成的他还是最好好完成。

 

“中村,把你翻译的那份文件给我带回去。”

 

“是。”前一阵子应聘上翻译工作的的中村樱莉把文件放进纸袋里交给赤羽,“取蛋糕的订单也放在里面了,good luck~”

 

“啊啊,真能干啊。”赤羽对于这个工作能力满分,却有时会和寺坂勾结阻碍自己逃跑的新人下属表示日子还长着呢。虽然有些不情愿, 不过能早下班去拿个蛋糕也没什么。

 

 

开车前往蛋糕店的途中,赤羽还想着蛋糕店的名字怎么那么熟悉,下车看到店里的绿发贫乳少女他就了然了。

 

推门而入,“好久不见啊,永远的零。”

 

赤羽脸上灿烂的笑容让茅野真的很想揍他一拳,但是她要是这么做了可能明天就要尸沉东京湾,当然前提她根本揍不到那个红毛混蛋。从他们同级几年赤羽吃的记过处分和未记录在案的打架次数来看,茅野还是选择当个普通人,究竟为什么这种危险分子会成为政府要员啊,这么想着茅野叹了一口气。

 

“别那么叫我!我这么多年了还是有成长的!”

 

“体重上的?”

 

“...闭嘴,真稀奇啊,你会来我店里。”

 

“帮别人拿个蛋糕而已。”赤羽打开纸袋找订单,除了文件他还瞄到了一个深色的盒子,内心闪过一瞬的怀疑,这个盒子的形状……大概是中村不小心放错了吧。

 

茅野将包装好的蛋糕递给赤羽。

 

“话说,赤羽你和小渚怎么样了。”

 

“当然好的不得了,你就不要想了。”

 

“真令人火大!我说,你们两个没有领证的打算吗?”

 

茅野貌似无心的提问倒是让赤羽一愣,这么说的话,他们其实已经在一起将近十年了,毕竟从初中的那时候起两个人就没有分开过了,渚他……

 

陷入沉思的赤羽都没有注意到茅野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手。

 

“不老费心。”回过神来的赤羽拍开她的手就走出了蛋糕店。

 

茅野在心里暗骂了声笨蛋,在手机上编辑“目标已经出发”,按下发送。

 

 

上车后赤羽就用导航仪搜索了寺坂的住处,意外发现自己都没去过寺坂家,一直都是那家伙来自己家里捉他上班,心里不平衡的赤羽决定以后也要多去大闹寺坂家。刚放学走在路上的营不由打了个喷嚏。

 

不过过了五分钟赤羽就发现了异样,他被堵在了市中心,金色的眸子眯了起来,寺坂家明明可以不用经过市中心,根据他的计算来回半个小时足足有余,然而看现在的情况一个小时能不能到达还说不准,赤羽立马重新查看了导航仪,定位的目的地根本不是寺坂家,而是市中心的一家五星酒店。

 

自己的system被黑了?赤羽的大脑顿时迅速地运转起来,这是小律为自己开发的系统,对方能够黑进系统,一定也是具备高超的技术。

 

赤羽当机立断拎着纸袋和蛋糕下车,告诉寺坂找人来把车开回去。

 

果然自己最近的直觉是对的,自己被盯上了,啧,还是先回家一趟,要先确认渚的安全。

 

刚这么想着,赤羽的手机就收到了来自学校线人的短消息。

 

“赤羽老大,今天你约了老师吗?老师被一个金毛的家伙带走了。”

 

不好。赤羽内心的不安只是闪现了一瞬,冷静下来想一想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对。

 

但是赤羽的脚步没有停,今天的市中心好像比往常更加热闹些,游戏厅外面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不得了,那个网红的电竞美女在里面诶!”

 

“真的假的!人好多,早知道早点来了!”

 

……

 

“那个不是电视上的棒球选手吗?!”

 

“听说今天有棒球特别活动!”

 

“好棒!”

 

……

 

平时就很热闹的市中心,今天变得尤其拥堵起来,搞得步行的赤羽不得不绕路。

 

仿佛人群在无形中引导着他的方向,沿路的章鱼人形布偶死活非要拉着他去开业的新店体验生活,一路上被缠了好久赤羽没忍住把他揣进了狭隘的巷子里,头特别大的章鱼先生就那样卡在了巷子里。

 

赤羽好像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对方似乎是想把他引导到那家五星酒店,从他现在被迫走上的路线看来似乎就是这样的,从一开始寺坂奇怪的态度他就应该发现的,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不会让自己逃班,而且,刚刚查了下今天似乎不是营的生日啊。

 

在他风尘碌碌地站在赤司企业门下的这家五星酒店门口,他就了解事情的全貌了,这下自己还真是被算计了。

 

矶贝穿着燕尾西装,似乎等了赤羽很久。

 

“你在这里干什么……”赤羽有些头疼地问这个让人讨厌不起来的老邻居。

 

“当然是打工,赤羽先生你迟到了好久,让另一半等待这么久可不是好习惯。”

 

矶贝意有所指的话让赤羽微微笑了笑,矶贝递过准备好的西装,示意他换下外套,为他系上领带,匆匆整理了下发型后,从赤羽带的纸袋里拿出了那个藏青色的盒子。

 

“赤司先生提醒你记得把钱打到他的账户上,他可是挑了很贵的一对。”

 

矶贝按下电梯的楼层,在门外对赤羽说道。

 

赤司左手拎着蛋糕,右手打开盒子看了眼就合上了。

 

“那是当然,给渚的求婚戒指我可不会让别人买账,矶贝,前原带走渚的这件事,等我明天再和你算,当然,还有参与这件事的家伙们。”

 

矶贝脸上的笑容一僵,等他想说些什么辩解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了。

 

 

到底那晚赤羽是怎么向渚求婚的,矶贝才没有胆子去问,想到电梯门即将关上从门缝里看到的赤羽的笑容,矶贝就觉得自己又要做噩梦了,只不过,一周后赤羽就和渚在国外举办了婚礼,为此,寺坂和小律的工作量增加了不止一倍,用赤羽的话来说,还有时间关心别人恋爱问题参与这种无良策划的属下和居然敢黑自己开发的系统的秘书,给我用劳动来忏悔吧。

 

 

 

后记:

 

在众人得知求婚成功喜大奔普想上帖子的时候,发现此贴已封=.=

 

那天虽然不是营的生日,寺坂最后还是重新买了个蛋糕给营。

 

透明奶昔的书正式出版,赤羽脸黑地想找黑子出来谈谈人生的时候,被赤司挡在门外,还顺便向渚告状,最终反正是赤黑的胜利。


End.

标签: 业渚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45)
©菊花茶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