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茶o^o

soma界人大辉三墙头屹立不倒

【暗杀教室/业渚】我的国语老师是天使(论坛体)

番外 1.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清晨的阳光透过水蓝色的窗帘洒在卧室内,被窝里的人感受到刺眼的亮度,不满地“啧”了一声,然后又重新往被窝里拱了拱企图继续睡个懒觉。

 

然而他的安稳觉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因为他的手机已经开始响起来了。

 

他翻了个身无视了锲而不舍坚持不懈地响着的电话铃声,肯定又是那个白痴在为了些无聊的事找他吧,等他下午的时候再去找那个蠢货算账,现在他只想好好睡到自然醒。

 

不过在另外一头的家伙明显不愿意轻易放弃,一个接一个的电话不停地打来,在这美好的早晨实在是听得令人火大。

 

就在被窝里的人考虑要不干脆直接把手机砸了吧的时候,铃声突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如清泉般美好的嗓音,仿佛可以瞬间抚平内心的焦躁。

 

“是是,寺坂先生吗?我明白了,不用担心,他一定会准时到的,是,不用客气,嗯,那我挂电话了。”

 

留着蓝色长发的少年挂断电话后就无奈地看了眼裹在被子里的男人。

 

“业君,我知道你醒了哟,要起床了。”

 

被窝里的人想着自家恋人的声音就是好听啊,刚刚被电话引起的不满情绪顿时一扫而光,好像也不是那么想睡了,业从被窝里钻出来,调整了下姿势。

 

“可是人家昨天晚上忙到好晚回来好累啊起不来,渚不打算给点动力么。”

 

业单手撑着脑袋露出睡衣下的锁骨,已经成长为成熟男性的他勾起嘴角,金色的眼瞳中闪着邪魅的笑意,嗯,色诱小渚也是一个好主意呢,每天都是工作工作还必须见到那群谢顶的大啤酒肚老男人就不爽起来,他可是好久没有疼爱小渚了。

 

正在脑海里想着这样那样啪啪啪不和谐黄色小画面的业突然感觉到额头上温暖的热度。

 

渚撩起他的刘海,轻轻地在他的额前烙下一枚吻。

 

“我知道的,业君一直都很辛苦,不过这可不是赖床的理由,快点起来,不然早饭要冷了。”

 

业楞了一下,抬手摸了摸额头,刚刚那个转瞬即止的吻好似是个梦,但是业可以清楚地感知到其中的温度,不由轻笑出声。

 

“不愧是小渚。”

 

所以在外面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赤羽业,只是在一个吻的威力下下就稍稍妥协了。嗯?气管炎?什么啊,这叫做体贴好么,恋人幸幸苦苦做好的早餐怎么可以不趁热吃呢,你们这群单身狗怎么会理解有夫之夫的心理活动呢。

 

业麻利地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后就坐到了餐桌旁,渚也已经把早餐都端到了桌子上,牛奶三明治还有楼下拉推车大叔的蛋饼……

 

“抱歉,今天我也得早点去学校所以没有时间多准备了,嘛,就一天忍耐一下吧。”

 

渚面带歉意地说道,平时他都会亲自做好早餐为了让忙碌的业君也能定时定量摄取营养,他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今天有点担心他早饭吃不饱所以还特地下楼跑了一趟。

 

“说什么蠢话,渚每天的爱心早餐,我可是每天都幸福满满。”

 

说完张开嘴示意渚喂他。

 

渚好笑地拿起三明治塞进他的嘴里,这正是他所希望的生活,平平淡淡地和自己心爱的人执此一生。

 

两人在业单方面磨磨蹭蹭的攻势下终于吃完了早餐整理好衣襟准备出门了。

 

渚在玄关处为业系起了领带,业双手顺势揽住了他的腰,将他塞进自己的怀里。

 

“不要太辛苦,对那群小鬼也不用太上心。”

 

“噗,你在吃醋么~”

 

“是啊,凭什么他们可以一整天和你待在一起,身为丈夫的我却不可以。”

 

“你在闹什么小孩子脾气啊,要好好工作哟,不要再让属下为难。”

 

“切,小渚不要关心这些旁人啦,平安吻还没给我呢。”

 

渚整理好业的领带,看着这个有些无理取闹的恋人,希望他不要把脾气发在下属身上,虽然爱恶作剧的个性在大学后该了很多不过……那啥改不掉吃那啥的习惯对没错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有最恶只有更恶,good luck to 寺坂。

 

不过现在渚没时间担心那些下属了,他双手环住业的脖子,踮起脚尖,他只想给业一个最专注最长情的吻。

 

小剧场:

 

业:为什么没有【哗——】,不开森。

渚:(脸红)业君!这种事回家再说啦!!!

业:诶?回家就可以【哗——】么

渚:都说了……!!!

业扛起渚,嗯你们懂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2)
©菊花茶o^o | Powered by LOFTER